留学日记:别害羞跟我一起去荷兰这间博物馆逛逛

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有些我从未见过的商店,比如为男性量体裁衣的生理用品店,坐了一排人吞云吐雾的Coffee Shop,还有一些卖光盘的店铺,各式光盘铺满了整个橱窗,从外面看去就知道这是有历史的店铺,陈旧且鲜活,最后我们经过一块浮雕地砖,在一处雕像前停下,这是世界上唯一且最早的性工作者纪念碑,名叫BELLE;

荷兰在2000年成为了性交易合法化的国家,这份职业开始受到法律保护,有专门的工会、俱乐部,行业规范等等。在另外一天的客座讲座中,一位既在红灯区工作又在阿大读博士的女生,解答了我对这份工作的所有疑问。它没有那么神秘,和其他工作一样它也分早班晚班,每天工作7小时;同样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因为他们的客户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游客;当然,他们的收入也要合法纳税来保障权益;

尽管课堂里多数同学都是欧洲人,但显然他们也都是和我一样第一次深入了解,大家问了很多问题,比如性工作的工作流程、价格、安全等等;我也有机会知道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阿姆斯特丹红灯区里,还有一家幼儿园,让孩子从小生活在这种开放自由的氛围里,这就是荷兰。和我所处的生活,接受教育完全不同的荷兰。但我想,那么多人在这里获得开心,这份职业的存在和它的社会一定是自洽的。

在课堂上的讨论远比我提到的要深入得多,比如在荷兰从事非法性工作的按摩店,比如阿拉伯世界的性旅游文化、比如因为疫情盛行的在线社区等等;

除了性交易合法化,荷兰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有时候在想,是不是它的创新精神才让这座城市也布满了文艺气息,80多万人口的阿姆斯特丹拥有上百家博物馆。

最有噱头的当属性博物馆;以展现人体之美为宗旨,馆内收藏有众多与性相关的藏品:来自神秘东方的春宫图、以陶瓷和原木制成的人体雕塑、抒发作者畅想的漫画与书刊……

更多的博物馆,是当今耳熟能详的著作典藏,从阿姆特意乘车去海牙,站在《带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原作前,才看懂了为什么维米尔被称为沉睡了两个世纪的司芬克斯;

在巨幅制作的《夜巡》前,听着讲解看着手卡也参不透每一处细节,但只要看着这幅极其生动的群像,就能感受到伦勃朗的伟大;

第二次付费参观的梵高展。几个月前在伦敦看了梵高的自画像展览,多达18幅,这次又在馆藏最多的梵高博物馆,靠着讲解器,驻足每一幅画,就像是驻足他的某一段人生。感受他的敏感、细腻,经历他的爱情、亲情。

毕加索曾经明确地表达过艺术与性的关系:“艺术和性是一码事。艺术不是纯洁的,我们应该禁止它与尚无准备的纯洁者接触。没错,艺术是危险的,但是,如果它纯洁了,就不成其为艺术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有些我从未见过的商店,比如为男性量体裁衣的生理用品店,坐了一排人吞云吐雾的Coffee Sho…

在繁华的商业街上有些我从未见过的商店,比如为男性量体裁衣的生理用品店,坐了一排人吞云吐雾的Coffee Sho…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