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荷兰队与科曼再度携手这回头草会有多香?

2020年8月罗纳德科曼离开荷兰国家队赶往巴塞罗那“救火”之时,有人开过一个玩笑:“西甲豪门情况这么复杂,只要荷兰教头下课得够快,他就不会错过欧洲杯。”而后来荷兰国家队任命弗兰克德波尔,又有人打趣:“一个糟糕的选择,科曼有希望在世界杯回归。”结果这两种假设都没有成立,但最终科曼还是回来了,在“错过”了2020和2022之后,他将在明年正式到橙衣军团赴任,接替现任主帅范加尔。合约还签到了2026年,有机会带队征战未来的两届国际大赛。

如此说来,这应该是一场命中注定的重归于好,但荷兰国家队的选择还是免不了让人好奇:吃回头草会很香吗?

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荷兰本土舆论对于科曼的回归相当支持,即便后者上次的离开有点“抛弃祖国”的意思。欧洲杯因为疫情延期了一年,科曼不太想等,执教西甲豪门的机会又相当难得,于是乎他当初的决定也算是可以借理解。当然更重要的问题是科曼就是荷兰足协当下最佳的选择,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选择——如果不考虑很难请到也很难让本土球迷接受的外教。这一点包括范加尔也曾公开承认,“他们(荷兰足协)曾经咨询过我,而(谁来接班)这问题一点都不难。一年前我是唯一有经验的可选择项。现在科曼也可以了,他会是一个很好的接替者。”

去年在德波尔辞职之后,荷兰足协把已经退休的范加尔重新请出山,这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是短期的、应急的。现在范加尔已经70岁,最近还自曝已经患上了前列腺癌,那自然是没办法率领橙衣军团走得更远,带队踢完今年年末的卡塔尔世界杯可以说已是极限。就此荷兰足协倒是在官宣科曼之后做出了一些解释,表示任命继任者一事与现任教头的病情无关,并宣称疾病不会影响范加尔代带队征战世界杯,否认了“科曼可能作为助手出现在卡塔尔”的传闻。

依照荷兰足协的说法,在范加尔公开病情之前,他们就已经联络了科曼。而寻找新帅原本是下一届足协领导班子的工作,但考虑到现任足球总监霍格马的接班人要等到明年夏天才能到位,足协还是决定提早行动不错过与科曼再度携手的机会。在“就职宣言”中,科曼本人则表示:“我们会继续那条道路,对此我非常肯定。”

2018年2月,当科曼第一次接手国家队时,橙衣军团早已失去了晋级俄罗斯世界杯的资格,连带缺席2016年法国欧洲杯,他们可以说是跌入深谷世界一片灰暗。正是科曼在当时给荷兰足球重新带来了生机,他挖掘新人重组队伍,很快便确立了以孟菲斯德佩、范戴克等中生代为核心的主力构架。2018年欧国联,橙衣军团力压法国和德国晋级四强,最终斩获亚军。然后在2019年进行的欧洲杯预选赛,他们又以小组第二的身份拿到了晋级正赛的资格。

如此“复兴之臣”,大众对于他有好感是必然的。而重返国家队的科曼表示要“延续之前的道路”,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曾经的假设:如果不是他中途跳槽,主帅换成临场应变能力很差的德波尔,荷兰队在上届欧洲杯的成绩多半不只是进入16强而已。

关于这场“二婚”,唱赞歌的很多,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比如荷兰《每日汇报》就有记者表示:“这一回我们真的需要承诺,科曼不能再中途离开了。”听起来两年前的那次分手还是有点伤人。就此荷兰足协也给出了一些解释,总监范莱文日前对外界表示:当初科曼之所以能走,是因为他的合同中原本就有特殊条款,达到一定条件之后便会激活让足协向巴萨放人;但现在没有这些内容了,“合同中没有离队条款”。

换句话来说,当年科曼从“前埃弗顿教头”变身为荷兰国家队主帅,心里实际上还惦记着有朝一日能去豪门球会掌权,尤其是自己曾经效力过多年的巴萨。但这一回情况已经不太一样,被西甲豪门扫地出门以后,科曼的心气应该已不比两年之前,同时鉴于他在巴萨的经历并不算成功未能力挽狂澜,未来恐怕也很难有什么顶尖俱乐部会考虑这位现年59岁的荷兰人。

那么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既然科曼在巴萨狼狈被炒,也留下了欧冠小组出局的耻辱,他是不是也算能力有限驾不了大船?怀疑是合理的。以科曼的履历,这位前世界级中卫确实还没有到顶级主帅的咖位,不过荷兰国家队也并非巴萨,环境不同主帅发挥的空间就很不一样。回想一下科曼上次接手荷兰,他在海外的名声不是更差?被埃弗顿炒掉的原因可是“花了大钱却完全没有收获”。

既然前一次科曼能够从困境中走出来,这一回他的机会也不小。重点在于这位前传奇国脚在荷兰球员之中的威望颇高,带队更容易凝聚战斗力;同时荷兰足球在经过了多年的“蛰伏期”以后,也出现了更多的可造之才。不只是早已年少成名的德容、德利赫特,新一代的年轻选手如马伦、哈克波、廷伯等等,要么已经去往四大联赛,要么就正在“受豪门关注”的路上。在这种大环境下,科曼能施展的空间肯定比在巴萨缺兵少将时大,甚至也大过第一次接手荷兰队。

比较有趣的是,橙衣军团实际上一直都算是一支比较爱吃回头草的队伍。根据荷兰《国际足球》的统计,包括科曼在内该队历史上已经有10位多次执掌教鞭的主帅。其中米歇尔斯次数最多,总计4度执教荷兰,而艾德沃卡特和现任主帅范加尔也分别有3次,另一位三度掌权的教头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考夫曼。

至于其余6位两度执教荷兰的主帅,《国际足球》则总结出了一条并不太美妙的经验:只能“二进宫”的体验似乎大都不太美满。其中扬斯瓦特克莱斯的第二次带队在81年进行的世预赛中早早失去了出线资格。而莱奥本哈克在1990年的第二次执教也是以失败告终,带着1988年的欧洲冠军止步于世界杯的16强。然后还有1998年世界杯的四强教头希丁克,他在2015年只能目送橙衣军团在欧洲杯预选赛中走向毁灭。

成功经验和教训都有,科曼会是哪一种?当然现在要想知道答案还是太早了一点,一切都得等看了范加尔在世界杯的表现后再说了。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2020年8月罗纳德科曼离开荷兰国家队赶往巴塞罗那“救火”之时,有人开过一个玩笑:“西甲豪门情况这么复杂,只要…

2020年8月罗纳德科曼离开荷兰国家队赶往巴塞罗那“救火”之时,有人开过一个玩笑:“西甲豪门情况这么复杂,只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