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科曼的荷兰还能继续蒸蒸日上吗?

上面这段对线年世界杯前的一档美国体育节目中。当被主持人问到关于卫冕冠军的相关问题时,施魏因斯泰格拿意大利和荷兰开起了玩笑,因为这两支球队都没能闯进俄罗斯世界杯的决赛圈。

国家队层面青黄不接,新人无法接过老人的班,于是老人们在球场上苦苦支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无法抵挡对手的连番冲击。

但是相较于意大利,荷兰队的衰落更令人惋惜。南非世界杯的亚军得主,巴西世界杯的季军得主,范佩西、罗本虽然已老,但依然是各自俱乐部的股肱之臣。成绩应该下滑,但似乎也不应落到无缘大赛的悲惨境地。

不过正是连续无缘大赛的悲惨现实,才由一个人拉开了荷兰队的复兴大幕,他叫做罗纳德-科曼。

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荷兰体育年度颁奖典礼上,带领荷兰队闯进世界杯半决赛的范加尔荣膺年度最佳教练;在那期间立下赫赫战功的罗本获得最佳运动员的殊荣;而范佩西在对阵西班牙时的鱼跃头球,则被评为年度最佳时刻。

然而隐忧已然埋下:范佩西、罗本均已年过30,范加尔从国家队主帅位置卸任。

优秀球员虽多,但已走入了职业生涯的下滑曲线;年轻球员不少,但能力尚且无法与前辈相拼。在这样的基本盘前,即便荷兰名帅众众,但也只能成为牺牲品而已。

主帅换为老布林德之后的荷兰继续输给冰岛、土耳其、捷克,最终只在预选赛中排名小组第四,连附加赛的名额都未能捞到。

主帅换为艾德沃卡特的荷兰为时已晚,最后一轮无力大比分战胜瑞典的他们只能接受出局的命运,甚至在赛前罗本就已承认,进军世界杯的希望已经破灭。

2017年11月,在执教完自己在荷兰队的最后一场比赛之后,年满70岁的艾德沃卡特让出了帅位:

“我对此并不怀疑,现在是该把时间给那些年轻人了,让年轻的教练们来展示一下自己。”

经过为时四个月的遴选,荷兰足协最终选择了前者。“我想要带领荷兰征战2020年的大赛,这是目标,这也是困难的挑战。每个人都知道,我们连续没能取得过去两次大赛事的决赛圈入场券,好吧,这是需要时间的。”

无缘大赛成为了老将谢幕的催化剂。随着范佩西、罗本、斯内德相继退出国家队,科曼也就顺理成章地给了更多年轻人成长的机会和时间。

国家队主帅首秀,荷兰0-1不敌英格兰。那段时间,他们被媒体称为“20年来最差的荷兰”,但仅仅在半年以后,科曼的球队就在欧国联的比赛中战胜法国、德国,逼平比利时。

虽然国家队无缘世界杯,但在欧冠赛场,荷甲球队阿贾克斯闯入了半决赛,荷兰球员范戴克、维纳尔杜姆随利物浦打进了决赛。

这意味着不少球员都要推迟到国家队报到的时间,换作其他国家,这一定是让国家队主帅苦恼的事情,但在科曼眼里并不是。

“我对这个情况喜闻乐见。这种级别的比赛对球员的发展是无价的,能看荷兰球员踢欧冠的半决赛,我已经非常开心了。如果你再加上西莱森的话,这对我们的球员,对我们荷兰队都太棒了。”

顶级俱乐部赛事淬炼出了德容、德里赫特这样的年轻才俊,而这些球员的加入,也让国家队变得朝气蓬勃了起来。

2019年,凭借在欧国联的精彩发挥,荷兰队时隔31年再次闯入了欧洲大赛的决赛场,虽然0-1不敌葡萄牙,错过了登顶的最好机会,但对于一支此前曾连续无缘大赛的球队来说,这已经是长足的进步。

于是到了欧洲杯预选赛,所有事情就变得迎刃而解。在北爱尔兰、白俄罗斯和爱沙尼亚身上,荷兰队拿到了足够的分数,而面对小组内的最强对手——德国队——首回合主场2-3落败的他们,在客场用一个4-2完成了复仇。

在这个结果远甚于过程的场合,科曼并没有选择冒险。整场比赛,北爱尔兰都是让人印象更加深刻的一方,但在90分钟哨响之后,荷兰队收获了他们想要的结果:

对于大部分国家队成员来说,这都是他们的第一届欧洲杯,范戴克就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真的非常跃跃欲试,如果我们晋级我会非常高兴。毕竟你踢国家队比赛的所有目的,都是想踢上洲际的大赛。”

当时科曼不得不承认,这位锋线大将很有可能会错过欧洲杯,不过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让欧洲杯错过了所有人。

当时的荷兰媒体撰文表示,欧洲杯推迟对荷兰是一件好事,不仅可以重新迎回德佩,还能让德容、德里赫特等年轻球员增添更多的经验,范戴克、维纳尔杜姆等人依然在他们最好的年纪,但他们却忽略了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教练。

在科曼与荷兰足协的合同里,有一条“巴萨条款”:2020年夏天,巴萨可以用支付违约金的方法来激活这一条款,从而提前中断科曼与荷兰足协到2022年才会到期的合同。

在当年科曼上任时,媒体上就有相关传闻,但荷兰足协主管Eric Gudde当时表示并不存在特殊条款,多年之后科曼才揭晓了其中的缘由:

“当我执教荷兰国家队时,足协问我是否要让外界知晓这些条款内容,但我说我不介意偶尔撒个小谎。”

作为效力西甲豪门七年的功勋球员,科曼对巴萨的感情非常浓厚,成为教练之后,这里一直是他的目标,早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他就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自掏腰包执教(巴萨)这些球员。”

2003年,退役不久的科曼已经在荷甲获得了一些成绩,拉波尔塔当时便想邀请荷兰人执教,只不过最终他们选择了里杰卡尔德。“如果当时我接手巴萨的,也许巴萨的历史以及我的生涯都将改变吧。”

在他原来的设想当中,科曼本希望带队打完欧洲杯,如果巴萨发来邀请便前去赴任,如果没有就继续执教国家队至世界杯结束,然而事情并未如他想象的发展。

2020年夏天,巴萨的主帅位置出现了空缺,而科曼合同中的“巴萨条款”只在2020年夏天有效。如果此时接受邀请,就意味着他要错过带队征战欧洲杯的机会;如果不接受,或许就将错过唯一一次执教巴萨的机会。

思来想去,科曼还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而范戴克在接受采访时送上了祝福:“他把我带到英超,让我成为国家队的队长。所以我知道他想实现他的梦想,尤其是最近发生在足球界的一些事情,包括他的个人思考肯定在其中起了作用。

在自己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当被记者问到他的合同里会不会也有特殊离队条款时,德波尔开起了玩笑:“只有巴萨喔,哈哈开玩笑的。”

从成绩来说,这也许的确是一个玩笑。自从离开阿贾克斯的帅位之后,德波尔在国际米兰、水晶宫不仅未能执教成功,甚至都没能坚持100天。转战美国大联盟之后,总算突破了这个时间局限,但依然未能逃脱下课的命运,所以上任之初,荷兰名宿Ren van der Gijp就不看好这次合作:

此后虽然拉开了胜利的势头,战胜了波黑、波兰、拉脱维亚和直布罗陀之外,他们也曾输给了土耳其。

这样的战绩,着实让荷兰队的球迷不得不为他们捏上一把汗,更何况他们还要在没有范戴克的情况下征战这届欧洲杯。

离开球队前,科曼特意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传了一段自己担任国家队主帅时球队的精彩瞬间,视频的最后,字幕缓缓打出了“The future is Orange”。

上面这段对线年世界杯前的一档美国体育节目中。当被主持人问到关于卫冕冠军的相关问题时,施魏因斯泰格拿意大利和荷兰…

上面这段对线年世界杯前的一档美国体育节目中。当被主持人问到关于卫冕冠军的相关问题时,施魏因斯泰格拿意大利和荷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