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特人主帅父亲过世两头奔波 里弗斯忍痛带兵

凯尔特人和掘金的比赛还没开始,正在场上热身的艾弗森一抬头,看见多克·里弗斯正从球馆另一端的通道里走出来。艾弗森扔掉手中的球,穿过整个球场走到里弗斯面前,给了凯尔特人主帅一个紧紧的拥抱,并对他说了几句节哀顺变之类的安慰话。

父亲过世后的第四天,敬业的里弗斯又回到场边继续履行职责,事实上他两天前就从芝加哥返回波士顿,像往常一样主持球队的训练。

“我现在觉得好多了,真的。”里弗斯说,“我还是很难接受父亲已经离开我这个事实,但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我的家人在这个艰难的时刻给了我莫大的支持,球员们也给了我许多安慰。”里弗斯的父亲格莱迪在芝加哥警察局干了30年,终年76岁,他是个严厉的父亲,对篮球也不怎么感兴趣。在里弗斯记忆中,父亲只到现场看过一次他执教的比赛,不过凯尔特人上赛季在糟糕的战绩中挣扎时,经常打电话来开导他的人正是父亲。

“父亲是我生命中的导师。”里弗斯说,“我的许多好朋友都没有父亲,于是我的父亲把他们都看作自己的孩子。我的父亲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从他那里我经常能得到建议和启迪,直到他离开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多么需要他,他带走了我的部分生命。”

格莱迪的葬礼定于本周六举行,里弗斯准备在本周五凯尔特人与鹰队的比赛结束后,连夜飞回芝加哥,第二天参加完葬礼后,再赶往新泽西州参加当日与网队的比赛。里弗斯将在周五的比赛中指挥作战,但他有可能让助理教练执教对网队那场比赛。

凯尔特人和掘金的比赛还没开始,正在场上热身的艾弗森一抬头,看见多克·里弗斯正从球馆另一端的通道里走出来。艾弗森…

凯尔特人和掘金的比赛还没开始,正在场上热身的艾弗森一抬头,看见多克·里弗斯正从球馆另一端的通道里走出来。艾弗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